Welcome澳洲幸运8为梦而年轻!

 

 

 

追踪报道:看“华为辞职事件”如何纠正

 

 

 
 
 
 
 
去年,华为之所以采取如此“大手术”强迫职工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其意图再简单不过,
规避新的《劳动合同法》的约束,以企业强势的权利,威胁利诱员工“主动辞职”、自选去
留,变相清洗和裁员。华为这一举动,为一些企业名正言顺地清理老员工指明了方向,炒
掉员工可以美其名曰为“自动辞职”,在全社会产生了极大的“示范效应”。所以,当时的舆
论矛头直指华为,给予道德谴责。但遗憾的是,华为公司称这是为了“激发企业的活力和
创造力”,而地方劳动部门也是“助纣为虐”,认定“劳资双方自愿协商的结果,公司的新《
规定》和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程序无违法之处”。
  时间过去半年多了,“华为万人辞职事件”峰回路转,劳动部门根据上述“指导意见”,
重新认定“华为万人辞职”无效。
  从民事法律角度审视,既然被劳动部门认定为无效,华为面临的只有两条道路可走。一
是寻求司法支持,但这条路似乎走不通,因为“指导意见”是广东最高人民法源制定的,想通
过法律维持“万人大辞职”行为的有效性,恐怕没有多大的回旋余地。二是华为遵从劳动部门
的认定,全部倒推重来,重新回到“万人大辞职”前的原点,然后按照新《劳动合同法》和职
工签订合同?希望是这样。但是不是有这样一种可能:对劳动部门的认定,华为置之不理,
如此,劳动部门认为“华为万人辞职事件”无效,只是赚了个吆喝,华为公司也只是戴了个劳
动用工违规这个不痛不痒的“小帽”?
  “华为事件”被认定无效,不是公众所关心的;被认定无效后,华为公司是否纠正、如何
纠正万人大辞职行为,这才是公众关注的最大看点。
   
   
 
来源《北京劳动就业报》 惠铭生
 
 
 
 
反方
 
瞧华为如何应对“辞职无效”
  近日,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联合制定下发《关于适用〈
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劳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正式在广东省实施。
  事实上,现在就说“认定华为万人辞职无效”或许还为时尚早。因为作出这一认定,必须
先有华为辞职事件中的员工提出仲裁申请,否则劳动仲裁部门不可能“主动”对华为公司做出
无效的认定。而且,即使有员工提出仲裁申请,仲裁机关还要根据提供的材料判定其是否属
于“恶意规避”。别忘了,此前劳动部门已经对此事做出过认定,结果是“劳资双方自愿协商的
结果,公司的新《规定》和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程序无违法之处。”因此,“华为万人辞职事
件”究竟是“双方自愿”还是“恶意规避”,或许还少不了一辩。
  据悉,华为公司已经即使召开了紧急会议,讨论“应急之法”。让笔者颇感兴趣的是:华
为公司会如何来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万人辞职无效”认定?是坚持既有的决定并着力避免无
效认定的出现;还是痛改此前的错误决定,与员工大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并非始于现在的《劳动合同法》,相反,早在1995年施行的《劳动
法》中,就存有类似“连续工作满十年应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条款。华为公司从当初
的“聪明掌握主动‘到现在的”反遭无奈被动“,主要原因不在于对法律的无知,而在于对所谓
“保护劳动者的法律”的习惯性警惕和条件反射强烈抵制冲动。
  企业把聪明才智用到规避法律上来或许无可厚非,但使用上“恶意规避“的手段就并不明
智了。华为公司会何去何从,切让澳洲幸运8试目以待。
 
 
来源《北京劳动就业报》 盛翔
   
   
   
   
思考与建议
  迫使劳动者辞职后重新与其签订劳动合同,使劳动者“工龄归零“;通过设立关联企业,
在与劳动者签订合同时交替变换用人单位名称;通过非法劳务派遣;明显违反诚信和公平原
则等规避行为——统统被认定是无效行为。近日,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劳动争议
仲裁委员会联合制定下发《关于适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劳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
指导意见》正式在广东省实施。
 
 
 
(7月21日《中国青年报》)
 
 
 
 
 
认定华为万人辞职无效是职责归位
  新《劳动合同法》即将实施前夕,大批华为公司员工被要求重签劳动合同,工龄从零计算。
《指导意见》出台对类似华为的做法进行了限制和无效的认定。笔者认为,该事件的无效认定,
是劳动部门对于自身职责的应有回归。
  劳动部门的职责就是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充当职工劳动权益的保护神。只有其职责归
位,劳动者才能有维护自身权益的勇气。如果包括广东在内各地劳动部门能在此基础上采取包
括依法惩处企业无效、违法行为在内的强有力执法行为,加大力度履行自身维护劳动者权益、
促进社会和谐与公平正义的职责,那么劳动部门的职责将真正回归到位了。
 
 
 
来源《北京劳动就业报》魏文彪
 
 
 
 
防止“强资本,弱劳工”需求《指导意见》
  《指导意见》的出台,说明了为政者必须树立经济发展要建立在社会和谐的基础上,而社
会的和谐来自社会的公平。当前,尤为重要的是防止“强资本,弱劳工”的格局。“强资本”与“弱
劳工”的地位不对称,必然加剧两者之间的矛盾,最终演变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到头来反而影
响地方经济发展。广东如此重视理顺劳资关系,反映了对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两者之间关系的
深刻理解。
  此外广东的《指导意见》,仅限于地方上对《劳动合同法》合《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执
行过程中的指导。而随着劳动争议案件在全国各地的不断攀升,为防止“强资本、弱劳工”的格
局,国家有必要迅速出台一部适用于全国的类似指导意见或司法解释。
   
   
来源《北京劳动就业报》杨金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