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澳洲幸运8为梦而年轻!

 

 

 

热议个税改革

 

 

文/翰尔森顾问

 

 

 

编者按:2011年3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会议认为有必要对个人所得税方法进行修改,提高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标准,调整工资薪金所得税率级次级距。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同的人站在不同角度发出不同的声音,人们对此草案的关注度超出想象。

 

 

个税修正案草案让人感到遗憾

1、公众普遍认为个税起征点3000过低。最关键的是,和工薪层相比,富人可以有各种手段来避税甚至逃税,比如不把收入打入自己的工薪所得,还有就是很多富人在进行股权转让的时候,根本未进行登记。

 

个税起征点的上调虽然影响到了绝大部分工薪收入者,但绝大多数人每个月实际减轻的税负也就是几十元到一百元左右。这几十元也不足以真正减轻贫富差距。

 

 

2、全国一刀切执行一个起征点很难公平。月收入3000元放在上海等沿海发达地区,月入3000只能算中低收入;可是如果在西部欠发达地区,就是高收入了。那么要求全国一刀切执行一个起征点是很难“公平”。个税起征点完全可以参照这个办法,给个2000-5000元的区间,然后由各地参照经济发展水平和民众收入情况来决定征收点,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体现地域公平。

 

3、以家庭为单位征收个税方面无突破。两个三口人之家,一个家庭只有一个人工作,月收入3000元,需要缴个税;而另一个家庭三口人都有工作,每人月工资2000元,不用纳税,显然这种现象不够合理。财政部、国税总局在回答记者提出个人所得税可否以家庭为单位征收的问题时表示,我国的个人所得税法在确定工薪所得减除费用标准时,已经考虑了纳税人家庭负担因素。比如,此次调整减除费用标准,就是按照每一就业者供养1.93人,测算就业者负担的平均费用支出水平。有委员认为,不能以家庭为单位纳税原因在于:我国宪法规定的纳税义务主体是“公民个人”,家庭不是纳税义务主体。如果以家庭为纳税对象,需要先修改宪法。

 

 

 

其他学者的麻辣观点

1、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李稻葵认为个税起征点应提到5000元。将5000元作为起征点,这只是将起征点变为合理一些而已,更重要的是,澳洲幸运8需要进行一些改革,比如,大幅度降低税率,这样大家才有缴税的意愿,另外,澳洲幸运8缴税应该是以家庭为单位,而不是以个人。尽管国家的综合国力和财力都在提高,但人均工资还很不高,每小时的收入还很低,将个税起征点定在2000元,这是非常没有道理的,个人所得税并不是工资税!

 

2、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现在个税起征点提到2000元以上,需要缴纳个税的工薪阶层只有 30%。70%工薪阶层因为收入偏低,不需缴纳所得税。”贾康委员说,“不提高收入,只提高个税起征点,对工薪阶层来说,并没有得到实际的好处。”因此单纯谈提高个税起征点没有意义。贾康认为,个人所得税改革不应仅停留在工薪所得费用减除标准的上调上,而应在综合改革上迈出实质性步伐。“从减税方面看,我觉得空间已经不大,如果能够得到一个配套的改革,我认为可以在偏低收入者中继续考虑减税,而对高收入阶层应该提高税负,要更多发挥再分配功能。

 

3、全国政协委员刘克崮:个税应扣除养孩子花销。国家收入分配中,个人收入确实偏少了。解决这一问题,不能依靠提高个税起征点来实现,而要依靠个税改革,最终通过个人综合所得纳税实现“即把一个人一年的所有收入统计出来,扣除养小孩、赡养老人的费用后按一定税制纳税。”

 

 

公众期待怎样的个税改革

 

1、能够藏富于民。个税改革目标之一,就是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其核心就是要提升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调节过高收入。但在此次修订案中,免征额的调整与公众的普遍期望差距甚大,两三年后又需再次调整。目前个税改革方案对税负在低中高收入人群中的分配有所调整,但这实现不了藏富于民的目的。

 

2、能减轻贫富差距。中国当前真正需要的是减税,为经济发展提供足够激励。据财税学者研究,按照最保守的口径计算,目前中国各级政府的整体收入约占中国GDP的34.5%。这意味着,各级政府拿走了每年GDP的三分之一还要多。尤为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修法把适用40%税率的应纳税所得额并入45%的最高税率,必将增加高收入工薪阶层的负担。

 

3、能够为经济提供足够刺激。个税修法是一面镜子,凸显中国财税体制的问题和弊端。今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面对当前贫富差距悬殊、公共服务薄弱的现实,中央决策层已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政府工作的核心议题。个税改革应以培育和扩大中产阶层为目标,加快改革现行财税体制,改善收入分配,为实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奠定宏观制度框架。